懒熊体育微信号发布 > 美国最高法院6:3认定体育博彩合法,万亿市场要见光了

美国最高法院6:3认定体育博彩合法,万亿市场要见光了

发布时间:2018-05-16 作者:懒熊体育



美国体育博彩的发展已成不可阻挡之势,利益争夺未来将成为新的焦点。

北京时间5月14日,美国最高法院判决1992年禁止商业体育博彩的联邦法律违宪,由此为美国各州的体育博彩合法化打开了大门。这一判决不仅在美国具有示范意义,未来也会给全球体育产业带来深远影响。

各大媒体普遍将本案称为“新泽西州诉各大联盟案”。但在美国最高法院的网站上,标号为16-476的此案实际名为“墨菲诉NCAA(Murphy v. National Collegiate Athletic Assn,墨菲是新泽西州州长的名字)”。2011年,新泽西州投票通过了州宪法修正案,支持体育博彩合法化。2014年,新泽西州立法机关废除了原有的禁止体育博彩的法案。根据《职业及业余体育保护法案(PASPA,或简称布拉德利法案)》,北美四大联盟及NCAA向美国联邦法院提起诉讼,联邦低级法院和巡回法院均判新泽西州败诉。为了振兴区域内诸如大西洋城这种主要依赖博彩收入的地区,新泽西州将此案一路上诉至美国最高法院。
最终,美国最高法院以6比3的投票结果,支持新泽西州的诉求,判定PASPA违宪。1992年由美国国会通过的PASPA禁止内华达州之外的美国绝大多数州进行体育博彩。1991年就这一法案进行国会质询时,时任NBA总裁的大卫·斯特恩在作证明确反对体育博彩。最高法院在本次判决中认定,PASPA违反美国宪法第十修正案,联邦法律侵犯了州权。撰写多数意见的萨缪尔·阿立托法官在判决中写道:“体育赌博的合法化需要重要的政策选择,但这个选择并不应该由我们做出。国会可以直接规制体育赌博,可如果选择不规则,每一个州有权做出自主决定。”

▲内华达州赌场内排队准备投注的人群。
从本质上说,美国最高法院的这个判决并不涉及体育博彩的任何具体问题,它只是从法理层面将判定体育博彩是否合法的权力判归了美国各州。可鉴于以新泽西州为代表的各州已经做好了体育博彩合法化的准备,这一判决实际上为体育博彩在美国全境的合法化铺平了道路。
“本案是关于州权的纯粹宪法问题。”杜兰大学法学院体育法律部门主管盖布里尔·菲尔德曼接受《纽约时报》采访时表示,“但这很有可能改变未来100年我们看待体育的方式。”
加州一家为博彩行业提供咨询研究的公司Eilers & Krejcik Gaming LLC的体育博彩主管克里斯·格罗夫分析认为,美国全境的体育博彩合法化可能需要几个阶段:第一阶段是已经通过了相关法律、只等最高法院做出判决的州,比如新泽西、西弗吉尼亚、特拉华和密西西比;第二阶段是正在进行体育博彩立法的各州,比如加州、纽约州、伊利诺伊和密歇根等州。
“更大数量的州立法机构需要等到2019年,因为今年他们的立法动议限额基本用完了。”格罗夫表示。
最高法院做出判决后,诸如Caesars Entertainment Corp.、Penn National Gaming Inc.和Boyd Gaming Corp.这样的美国区域赌场运营商的股价出现上涨。美国时间5月14日收盘时,Caesars、Penn和Boyd的股价分别上涨5%、4.6%和3%。Caesars还表示,他们将在美国体育博彩合法的地区扩大业务。
与此同时,FanDuel和DraftKings这样的范特西公司也表示了进入体育博彩的意愿。
美国开放体育博彩,全球博彩业都会从中获益,尤其是欧洲的博彩从业者。经过多年发展,欧洲体育博彩早已将美国同行甩在身后,成为最有可能在短期获得较大利益的群体。此次判决下达后,英国博彩公司William Hill和Paddy Betfair的股价分别上涨10.7%和12.2%。
“在体育博彩方面,考虑到复杂的定价模式,你会发现欧洲的博彩运营者是真正的全球领先者。”爱尔兰股票经纪公司Davy的分析师大卫·詹宁斯接受《金融时报》的采访时表示,“他们会发现那些体育博彩合法化的州都需要他们的服务。”
由于曾发生过不少涉及赌博的丑闻,比如NBA裁判多纳西赌球事件,北美职业联盟过去对体育博彩一直持较强的否定态度。但体育博彩巨大的收入潜力,逐渐改变了职业联盟的态度。
2017年,内华达州的体育博彩投注量达到了创纪录的48亿美元。根据Eilers & Krejcik Gaming LLC去年秋天进行的一份调研,如果美国50个州全部开放体育博彩,赌场及赛马场的年收入可以达到71亿美元。如果加上在线博彩,体育博彩公司的年收入将翻倍到160亿美元。
开放体育博彩,必然导致外界担心比赛的诚信度受损,有人担心会出现更多的假球。《纽约时报》表示,这种担心可能略显多余。这篇报道认为,体育博彩合法化后,原本流向黑市的资金将流入正规博彩公司,联盟可以借此监控博彩模式,也更容易发现可能存在假球的比赛。按照《纽约时报》的数据,美国每年流入黑市的体育博彩投注额高达1500亿美元。
NBA华盛顿奇才队及NFL华盛顿首都队的老板泰德·莱昂西斯接受采访时表示,体育博彩合法将为体育迷、运动员和媒体公司带来众多机会。“每个人都意识到,如果让地下经济走到阳光下,将会发生很多好事。”莱昂西斯说。

▲这是一张拍摄于2015年的照片,图中的投注员在拉斯维加斯的赌场工作,她身后屏幕显示的是各项比赛的赔率。
当然,博彩合法化只是意味着各方争夺利益的开始。
NBA和MLB过去几个月在积极游说美国的立法机构,希望修改联邦层面的法律——两个联盟还提出了收取1%的“诚信费”,也就是从所有涉及各自比赛的投注中抽成1%。今年年初,堪萨斯州众议院通过的一项法律将各职业联盟的抽成比例确定为0.25%。
但NBA和MLB的提案遭到博彩从业者的抗议。抗议者认为,1%的抽成最多可能转化为博彩运营者净收入的20%,如此高的抽成可能导致正规博彩机构不堪重负,体育博彩可能重新转回地下。当NBA在今年1月提出这个想法时,博彩贸易集团American Gaming Association的CEO杰夫·弗里曼表示,体育联盟的角色“显然不包括将钱从投注者手中转移到价值百亿的体育联盟”。
NFL尽管不要求抽成,但正推动立法,要求博彩机构使用由联盟认可的数据。NFL认为这种方法技能保护消费者,又能保证质量。显然,数据的授权使用也要收费。此外,NFL还有意向博彩公司出售视频版权。也就是说,球迷在博彩公司的平台上观看比赛的同时可以直接下注。“真正的钱在视频里。”一个熟悉NFL计划的人这样告诉《华尔街日报》。
体育博彩合法化后,数据公司可能成为另一个获利的行业参与者,竞争也会变得更加激烈。最高法院的判决下达前,体育数据公司Sportradar已经与NFL、NBA和国际网球联合会(ITF)存在合作关系,其中与ITF的合同价值7000万美元。而Sportradar的商业模式,就是购买官方数据后再出售给世界各地的博彩公司。
最高法院做出判决后,究竟是由联邦统一立法,还是各州自行制定体育博彩法律,同样成为焦点。对于各职业联盟来说,统一立法显然更好——他们无需花费更多成本游说各州立法机构。但各州的立法机构也希望拥有足够的立法权,自行确定诸如抽成比例等重要规定。
目前,NBA与NFL均表示希望进行联邦层面的立法管理体育博彩。
“我们仍然倾向在联邦框架内、为体育博彩合法的各州提供统一的标准。但我们也会继续积极与各州立法机构协商。”最高法院做出判决后,NBA总裁亚当·萧华在一份声明中表示,“不论未来究竟会有什么样的体育博彩法律,保证比赛的诚信仍然是我们的第一要务。”
至于博彩公司能否进入北美职业联赛的赞助体系,目前尚无定数。欧洲足球联赛大多对博彩公司开放,如bwin、betway这些博彩公司有皇马这样的豪门作为合作对象。但从目前来看,博彩公司想直接打入美国职业联赛内部仍有难度——NBA出售球衣广告时,曾明确不允许博彩公司加入。
无论怎样,美国体育博彩合法化已经成为不可逆的趋势。让原本存在于地下的产业走上台面,也许才是解决问题的最好方法。
声明:本文由懒熊体育原创。未经授权不得转载。




黄金展位我要出现在这里

最新收录more

账号信息

懒熊体育
lanxiongsports
功能介绍: 从商业财经角度来解读体育事件,还原一个好故事。体育不单是比赛,背后涉及公司、版权、商业竞争等资本故事。懒熊致力于打造体育商业第一媒体,让用户在这里读懂体育产业。
点击关闭
新锦江娱乐 关闭广告
新锦江娱乐 关闭广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