扒叔电影微信号发布 > 跨越三十年的「不伦之恋」,是我看过最扎心的爱情

跨越三十年的「不伦之恋」,是我看过最扎心的爱情

发布时间:2018-06-13 作者:扒叔电影


爱情向来是电影作品中一个没有正确答案的永恒议题。
不管是《泰坦尼克号》里杰克和萝丝在冰冷的海水里催人泪下的告白,还是《英国病人》中跨越战火燃烧的爱情,无一不让人念念不忘。
每每回味,都忍不住眼眶发热。

而在各不相同的爱情故事里,“忘年恋”虽然常是备受争议的存在,但却经常能在细微之处给人灵魂的一击。
有那么一段爱情,关于秘密、关于羞耻。可以说扒叔每一次看,都有新感触,今天推荐给大家——
《朗读者》

1958年,西德,距二战结束已经很久。人们渐渐从阴霾中挣脱,生活重归平静。
一天,十五岁的男孩米夏踉跄的走在路上,瓢泼大雨把他淋成了落汤鸡不说,身体的不适更让他觉得万分痛苦。

胃里翻江倒海,米夏在路边的小巷里忍不住吐了起来,狼狈不堪。
就在此时,一双温暖的手扶住了他,少年抬头一看,是一个眉目英朗的女人。

这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就是汉娜。
她看见米夏羸弱且狼狈的在街边呕吐,丝毫不曾嫌弃秽物的脏臭,将少年拥进怀中,轻声宽慰:没事的,没事的孩子。
正是在少年最无助时给予的这点温情,成为了两个人羁绊一生的开端。

米夏回家后被医生诊断出患上了猩红热,直到几个月后,病情才有所好转。
养病期间,他一直没忘记那个向自己伸出援手的女人。
病好后的米夏,第一件事就是带着鲜花来到汉娜家,对她表示感谢。

十几岁的少年,正是青春萌动的年纪。汉娜这样看起来神秘并且具有成熟魅力的女人,让他不自觉地感到好奇。
在这样好奇心的驱使下,米夏趴在门缝偷看了换衣服的汉娜。

悲催的是,还被当事人发现了。
自觉做了下流事的米夏,吓得落荒而逃,倒像是他吃了亏一般。

过了些天,米夏忍不住再一次来到汉娜家,准备向汉娜道歉。
汉娜原谅了他莽撞的冒犯,还让他把楼下的煤球帮忙提上来。

“把衣服脱了,快去洗澡。”
汉娜感受得到少年对她的情感,在她顺水推舟般的刻意引导下,气氛变得暧昧旖旎。

就在这一天,米夏爱上了汉娜,这个有着成熟风韵和主见的女人。而对汉娜来说,年轻的米夏就像一股新鲜的血液,给她孤独的生活带来了别样的生机。
米夏仿佛被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,情欲带来的快感让他满脑子都是这段感情,一放学就直接奔向汉娜家。

他开始慢慢了解汉娜,知道了她是一名电车售票员,更知道了汉娜喜欢听他朗读。
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,汉娜总会要求米夏为她朗读,无论是诗集、小说、戏剧,汉娜都听得津津有味,动情不已。

当然,两个年龄、阅历完全不同的人,不可避免的会发生矛盾。
而汉娜总把他当成孩子,哪怕两人之间已经有如此亲密的肉体关系。

除此之外,汉娜对于米夏的朗读几乎是走火入魔,甚至提出:“孩子,以后你先朗读,再跟我做爱。”
米夏虽然不解,但也依旧遵从爱人所愿。两个人在一起度过了一段十分美好的时光。

汉娜对自己的过去从来不提,生活中也孑然一身没有朋友,米夏虽然好奇她的神秘,但只觉得汉娜是一个孤独的需要自己陪伴的女人。
可是,正如同她出现时的意外,汉娜的离开也猝不及防。
有一天,米夏一如既往兴致勃勃的来到汉娜家,却发现人去楼空,没留下丝毫讯息。
这段莫名开始的感情,伴随着汉娜的不辞而别,暂时画上了句号。

八年后,米夏已经成为一名法律专业的大学生。
而关于汉娜的一切,在少年跌跌撞撞的成长里,被他深深埋在了心底。

然而命运有时候就是如此神奇,他万万没有想到,再次见到汉娜,竟然是在法庭上。
汉娜成为了纳粹高级战犯,因为她曾经是集中营的管理者。

虽然二战已经结束多年,但关于纳粹的审判和谴责,却远没有结束。
米夏无法相信,自己曾经的爱人,竟然是罪恶滔天的战犯。

感情上,他对汉娜当年的不辞而别耿耿于怀;是非观上,他更觉得汉娜作为曾经纳粹的一员应该受到审判。
而更让他内心备受谴责的是,他发现自己居然爱上了一个“纳粹战犯”,并且直到现在心里也想为她脱罪。

根据指控,汉娜曾是一座集中营的看守,负责向更高级别的集中营输送犹太妇女。
而那些被送走的妇女,最终都会被屠杀。

并且,汉娜几个曾经在集中营的同事统一指控,说她是当年一宗三百人葬身火海惨案的元凶。
“如果汉娜当时打开大门,那几百人不会死!”

面对指控,汉娜“实事求是”的辩白却让所有人都认为,她就是个完全泯灭了人性的刽子手。
“我只是个看管,只是在完成我的工作。”
“虽然发生大火,但如果我开门,场面一定无比混乱,无法管理。”


法院还展示出了汉娜是火灾案件主要责任人的证据:她们几个人递交给上级的报告上面,有汉娜的签字。
简单来说,如果汉娜真的是领头人,那么就要承担更重的责罚。

法官准备采集汉娜的笔迹进行比对和确认。
然而没想到的是,汉娜却突然情绪激动,惊慌失措的认下了所有罪行:“不必了,是我签的。”

汉娜被判处终身监禁。
而坐在后面听审的米夏,最终什么话也没说。

正如米夏原本有机会出面替汉娜作证,却因为心里的那一点怨恨、尴尬甚至羞耻,看着汉娜被判了重刑。
汉娜自己,宁愿用毕生自由和名誉担下罪名,只为了掩饰自己那一点可怜的自尊。

其实汉娜内心最在意和想要掩藏的东西,简单到不可思议:
她怕被人发现,自己不会写字,是个文盲。

为了隐瞒这个让她羞于启齿的秘密,她宁愿背负罪名在监狱度过余生。
而唯一猜到真相的米夏,却在自己种种情绪的纠结之下,选择了闭口不言。
他甚至懦弱到,连进监狱看望汉娜的勇气都没有。

直到米夏人过中年,历经了婚姻艰难的他,终于发现,自己心里却始终不曾忘记的还是当年为自己擦背的汉娜。
离婚后的他,在整理东西时,看见了曾经给汉娜朗读的书,于是他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——要给汉娜寄送录音磁带。
他像当年在汉娜身边一样,彻夜不停的朗读,并且将一箱箱录好的磁带寄往监狱。

当汉娜第一次收到磁带,听见熟悉的朗读声,她赶忙按下暂停,惊慌失措,回忆如潮水般袭来。
她知道米夏已经知道了自己的秘密,她也知道,自己的爱人还在身边。

来自爱人的朗读声,成了支持汉娜度过狱中艰难岁月的唯一力量。
她甚至开始偷偷识字,一笔一划的模仿着米夏的字迹,练习着自己的名字。

她颤巍巍的给米夏回信,第一次在这份爱里表现出主动。
“谢谢你,孩子,寄来的东西我很喜欢。”
哪怕寄出去的信从没收到过只言片语的回复。

直到有一天,米夏突然接到来自监狱的电话,被告知:汉娜服刑二十多年里表现良好,近期会减刑出狱。
而米夏作为她唯一的联系人,他们希望他能够帮助出狱后的汉娜,重新融入社会生活。

踌躇良久的米夏,还是决定先去探望汉娜。时隔二十多年,两个人自法庭上的匆匆一面后,终于再次相见。
只是,当年魅力十足的汉娜已经身形佝偻、头发花白;而米夏也已经年过半百,再不复少时模样。
“你长大了,孩子。”

她和米夏之间,隔着少年心里的背叛、纳粹战犯的罪责、还有不曾帮忙辩解的愧疚......
“你出狱后的生活,我都帮你安排好了。”
米夏得体而疏冷,汉娜也已经明白,经过这么多事之后,两个人也就只能走到这里。

最终,汉娜选择了自杀。将自己悲剧而无奈的一生与爱情一同埋葬。
凯特·温丝莱特或许真的是最适合这个角色的人,她将汉娜这一角色的平庸、坚毅以及强烈的羞耻心刻画的入木三分。

汉娜的一生,是被时代和命运裹挟的悲剧。
阴差阳错的成了集中营看守,并且直到战后被审判,也执着而理直气壮地坚持着“自己只是在做一份工作”。让人不禁想起一个著名的概念——“庸人之恶”。
汉娜何尝不是如此。她目不识丁,更不懂所谓的政治立场。事实上,她只是纳粹治下的普通人,是环境的产物。

她向往诗歌文学中美好的事物,也因此更为自己是个文盲而倍感羞愧。
不惜终身监禁也要隐瞒自己的秘密,在我们看来或许觉得不可理喻。可是对于汉娜这样的人来说,秘密或许比真实的自我处境更为重要。

每个人都有自己坚守的秘密,尤其当它涉及到尊严与羞耻时,更让人不惜花尽心思来守护。
从某种意义上说,并非“他人是地狱”,而是自我即地狱、自我即囚笼。
非常不幸的是,很多人一生都没有从自我的地狱中走出来,他们向世界关上了自己的心门,如此不安却如此执拗。

其实,在很多时候,那些因为羞耻心而倍显沉重的“秘密”,也并非一生的枷锁。
当它们被倾述、甚至为所爱的人理解时,就是一次伟大的自我救赎,甚至是一种仪式。
毕竟只有自己主动放下,未来才有可能更轻松的到来。

爱我请分享,点赞瘦十斤
表白|唠嗑|荐片
请加扒叔私信

黄金展位我要出现在这里

最新收录more

新锦江娱乐 关闭广告
新锦江娱乐 关闭广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