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在江湖漂微信号发布 > 主场战役

主场战役

发布时间:2018-06-13 作者:她在江湖漂

(题图选自插画师 Thomas Dubois 作品)
大学时代里,临近毕业季,一切处在一种被动的忙碌之中。这些忙碌的事项里,毕业论文是其中的一件大事。
我跟身边的其他同学一样,本着能够完成任务,顺利毕业的念想,并没有很当一回事。于是跟他们一样,我也照旧在截止日期前,把打印出来的材料提交了上去。
几天后的某个黄昏,接到论文导师的电话。她同时也是我新闻专业写作课的教授。电话里一开始,她便叹气了一句,而后再叹气了好几声。
我疑惑着,也不知如何答复是好。
她突然就说了一句,“你真的让我有些失望了。”
我依旧不敢出声。
“我想了很久,本来觉得不打出这个电话也是可以的,毕竟你只是我教过的这么多学生里的其中一个而已。只是我思量了几日,觉得还是想要跟你说出这一番话。”
我开始变得紧张起来,“老师,是因为论文的事情吗?”
“可以说是,可也不完全是。”
“我看了你提交上来的论文,如果按照一般的要求,已经满足我的审批水平线了。可是偏偏到了你这,一切都没有办法过关。”
我知道她在说什么。
“你提交上来的东西,你自己心里有数对不对?”
我即便是认同,可是又倔强着说出了一句,“因为这阵子太多事情要应付了,刚从北京实习回来要提交报告,好几家公司通知我去笔试跟面试,还有好多其他毕业前要准备的东西......”
我的声量越来越小。
“你看看,你自己都知道,这些理由只是借口。”
我终于不敢再做辩解。
“你一直是我很喜欢的那类学生,有主见,有个性,真心喜欢这门专业。你不像其他的那些同学,随便应付一下课堂作业就好,你每一次都是认真对待的。”
“即便我不过是与你相识了几年的师生关系,但是就我这么多年的经验来说,你必定是付出过很大的努力,才一步步走到现在。”
“我说的努力,是你喜欢这门学科,你很早以前就知道自己想要当一名记者,于是一直为其而努力着。”
“可是,偏偏为何到了最后的节点,你居然把对这门学科的严肃态度收藏起来了。你假装自己跟其他同学一样,对这个专业并不在乎,只需要拿到毕业证就算是过关了。”
“你假装跟他们一样,随便应付一下我给你们定制的毕业选题,并且以为我也会像对待他们那般松懈的要求来放过你?甚至是纵容你的这份所谓毕业季太多事情的借口?”
“这是我对你失望的原因。”
“我的话说完了。我不需要听到你的道歉或者其他解释。我只是想要告诉你,你不可以,也不应该忘记,自己是如何辛苦努力走到这一步的。”
“这明明是你的主场优势,可你偏偏视若无睹?你想想以后的人生,是不是还继续打算纵容自己,犯下这样的错误?”
电话那头传来挂机声。
我的大脑一片空白。
门口的同学正在等着我,我推掉了那天晚上的毕业聚餐,然后留自己一个人发呆。
我并没有哭出来,也没有觉得被教训之后的挫败。只是情绪里全部占据了一个词语,叫做羞愧。不仅仅是对这位老师的羞愧,而是关于对自己的羞愧。
我回想起从前二十多年的生活,父母对我基本都是温柔的放养模式。于是我自小就心思成熟,思维缜密,以及心底有数、不需外力鞭策,也能让自己的一切尽善尽美。
即便从前因为年幼,被一些长辈或者过来人提点、指责、甚至批评过,但是对我来说基本无关痛痒——不是因为我不愿意接受,而是我知道那些人都没有指出过在我身上的问题本质。
因为无法直击本质,于是他们也无法真正伤害到我,亦或者是真正在心理上摧毁我。
直到这一次,从前不曾有过,后来的年岁里也不再出现过的,这种“我有被抓到了”的惊慌失措。
这让我感到羞愧。
第二日,我决定给那位老师打出那个电话,请求可以不可以“让我试着弥补点什么”的需求。另一方面忐忑着,毕竟提交论文的时间点已经过去了,眼看后面的答辩阶段也即将开启。
“我是你的导师,当然可以自行决定论文的最后提交节点。”她说,“只是,这是我可以给你的唯一一次宽限了。希望你知道,这意味着什么。”
后来那阵“弥补战役”阶段,颇有一种像是备战高考的紧张感。一种在截止日期到来之际,拼尽全力去完善一些缺陷部分的投入。
我已经很久没有过这种全力以赴的状态了。
论文答辩结束,我拿到了很好的成绩。我们跟老师们拥抱,表达我们的感谢。经过我的导师身边的时候,她只是看着我,并没有多说些什么。
转眼是各自奔天涯的告别,我到深圳的第一家公司上班。几个月之后,接到了大学同学的电话,说起我的论文被提交到了省级参加评比,需要填写一些资料。
那时候我住在遥远的郊区,每日上下班挤地铁近四个小时。职场新人小心翼翼着,每一次都箭在弦上地紧张。
我忧愁着什么时候可以转正,什么时候可以多拿几百的薪水。我忧愁着,该如何在这个城市里活下去。
这些宽泛而沉重的压力日日夜夜压制着我,而眼前突然冒出一样关乎学生时代的小事出来——即便才毕业不过几个月,可是却再也没有了身为学生身份的天真烂漫资本了。
我答复一句,“我很忙,没有空处理,就不要这个评比资格了。”
“反正我已经参加工作了,后期也没有考研的规划。那就把这个名额让给其他需要读研的同学吧,兴许这个资历对他们来说还是比较有用的。”
我多说了这一段。似乎要为自己的拒绝理由,添上几分掷地有声。
我晕头转向地去了趟洗手间,而后站在镜子前面,看着那个疲惫不堪的自己。
几秒之后,我重新拨回去那个电话,告知给那个已经留校当辅导员的大学同学,“你告诉我要准备些什么材料,以及截止的时间。我处理好了就提交给你。”
挂下电话,终于长吁了一口气。
想是要哭出来,但是在人来人往的办公室里,终究还是克制着情绪。
幸好,幸好。
我没有再让自己犯下从前的那个错误——那个黄昏里接到的电话,我的论文导师给我的那份恨铁不成钢的温柔呵斥。
她给过我机会了,那个唯一一次可以弥补过失的资格。这一秒我甚至后怕着——幸亏在洗手间那几分钟的昏沉里,没有再让自己犯下同样的错误。
“你不可以,也不应该忘记,自己是如何辛苦努力走到这一步的。这明明是你的主场优势,可你偏偏视若无睹?你想想以后的人生,是不是还继续打算纵容自己,犯下这样的错误?”
这段话,一直在我当时的脑海里回荡着,并且回荡到今天。
想来人生是很奇妙的一件事,你不知道在什么时候,你的所得(或者某种被指责的承受),会给你后来的人生产生高屋建瓴的影响。
在这毕业之后的七年里,无论是在职场还是生活,我心底秉承着一个理念便是——
那些我不擅长的,不喜欢的,不愿意投入的领域,我不必逼迫自己顺应那种游戏规则——我不应该为此而谴责自己。
那本不是我的主场,所以不值得投入。
而对应的另一面就是:但凡我所擅长的,我所在乎的,我真心喜欢并且在其中得到成就感的领域——无论是事业,还是某个重要的人——我都去接受这其中所要承受的辛苦、心酸、代价,而后深耕细作,换得丰收果实。
但凡我想要赢的部分,全都要赢回来。
这是我的主场意识,也是我的主场哲学。
即便听过无数过来人的经验,大多说的是成事要趁早,选择很重要,以及要跟这世俗规则相处——哪怕你并不是那么的心甘情愿。
可是这其中,并没有人告知我们的是:如何才能趁早成就大事,选择力如何养成,以及除了妥协跟对抗,难道就没有第三种入世之道了吗?
好些年之后我摸索出来,这些疑惑的本质,或者说一种切入点的思考在于:就这一生而言,就我们“人类并非完美所以无法事事周全顺心”的大前提而言——何为重要之事,何为不重要之事?
想起早年间在公司里,每次例会上,那位大人物总会强调一句,关于“战略格局很重要”云云。可是我当年只顾着担忧下个月的房租有没有着落,根本无从消化这些大人物的价值传达。
还是好些年后,我才发现,那些从前不爱听进去的种种,如今都伴随着时间这道反射弧,重新回到我的脉络中,为我所用。
而这用处,我说的是关于所谓“战略概念”对我指引在于——当人生行走到某个阶段,你会确定一些重要的人和事。更重要的是,确认之后,不再摇摆。
这是你的主场开启时刻。
接下来你要做的,是在你的这个主场迎战里,尽己所能,成就你个人体系里的“以自己可以到达的方式过一生”,而后才是“以自己喜欢的方式过此一生”。
我至今很感激当年那位大学导师的那通电话,那个让我脑袋瓜子被重重地敲了一响的黄昏。武汉的夏天极其燥热,那个电话却犹如冬日里的冰块,凿得我冰冷而疼痛。
往后的人生里,再也没有人给我那样的一记“巴掌”,我也不再需要依赖任何外人的“巴掌”来修正自己的命运。那是唯一的一次,或许也是最后的一次。
我脑海里浮现的另一个大学画面是,那时候陪同一个喜欢打篮球的男孩追看NBA赛程,他总是全神贯注着,时不时突然大喊一句,“这一次是湖人主场,要这样还输掉的话,那就丢大发了!“
只记得那些日子懵懂而又兴奋——为他的激动而迷茫地兴奋着。而从未想过,关于“主场战役”这个概念,是在那个时候种下的——并且对我后来的人生产生了蝴蝶效应般的影响。
如今那个他已经不是我的人生主场伴侣了,科比也已经退役。我至今也不懂NBA,不懂世界杯。只是偶尔会回想起那些过往的画面,在浮生若梦的感慨中,去修正自己在这个时代、在这的年岁里依旧无法躲避的浮躁之气。
想起电影《黑客帝国》里,尼奥去寻觅先知太太,想知道自己该如何做出选择,才可以赢得接下来这场战役的胜利。
“你不是来这里选择的,你其实已经选好了。”先知老太太告诉他,“你只是为了弄明白,自己为什么要那样选而已。”
尼奥再问,“那你为什么要帮我们?”
先知太太答复,“我们都在做自己该做的事。”
确定自己该做之事,而后去达成这“该做的事”。这是主场战役的开局之道,也是生存之道。

黄金展位我要出现在这里

最新收录more

新锦江娱乐 关闭广告
新锦江娱乐 关闭广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