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在江湖漂微信号发布 > 碎碎念 | 一切始于这几句话

碎碎念 | 一切始于这几句话

发布时间:2018-07-11 作者:她在江湖漂

如题。

最近一直在休息,所以不怎么想讲话。
因为好几天没有看后台消息,所以现在也没有办法单方面回复这个留言了。既然遇上了,那就多说几句吧。
关于收费专栏《女神经说》以及《致女孩》,写作的状态都是实时更新的,也就是通常成稿于推送的前几日(大概一两周)时间。所以无论是主题还是表达方式,都是我这个阶段的感受跟提炼。
如果某一个篇章的主题跟以前的有类似,那也是情有可原。对我来说,价值观概念的梳理一直都是写作的主线。但是我万万不能接受说因为“看到了熟悉的面孔”就等同于“你是拿从前的文章直接复制来推送”这个说法。
一是如果是旧稿重推,我会声明清楚。我不是个会糊弄自己的人,先不说会不会糊弄读者。
二是如果现阶段的写作主题跟从前有类似,但是因为处在不同的年岁、阶段,引用的经验、案例,包括表达方式也是不再一样的。以此延伸出来的梳理角度跟逻辑也是不相同的。
三是如果一直强调某个主题,必定是因为它足够重要,所以我才会反复地加以强调跟重申。但是人性本身就是擅长遗忘,以及假装忽略的。
所有人都知道不该熬夜、吃得健康、锻炼身体这一些真理,但却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够做到。同理,自我梳理也是这样,所以需要通过不同阶段的提醒来提炼进阶。
四是人是需要养活自己的,或者依靠他人,或者自力更生。只要不违反法律规范,都值得尊敬。如果再有一些自我道德束缚,挣干干净净的钱,那更更值得尊敬。若是可以聪明地在理想跟现实之间达成平衡(尽可能),那更更更值得尊敬。
五是再说得远一些。作为写作者,生活在这么一个资良莠不齐的万花筒时代,是一件幸运的事,也是一件很不幸的事。这么多年,我一直把自己当成写作人,而不是自媒体人。当然,我很感谢自媒体这个工具,让我可以被一小部分读者认识。
我不是喜欢解释的人。这么多年我的自我心理建设已经足够完善跟成熟,所以也不大爱(几乎不会)跟不重要的人生气。
但是如果是因为认识了我的文字,无论是你买过我的书,还是购买我的专栏——我除了说上一句感激之外,其实并不太愿意接受毫无缘由、并不客观,甚至上升到“你变了我再也不喜欢你了”这样玩闹的幼稚指责。
这些年眼见一些我很喜欢的写作者、独立音乐人、电影人,他们因为一直坚持自己,走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孤独之旅,而后被大众认识。
但是他们依旧保持自我领域的平衡,而没有过度被外界侵蚀——这份守护是出于自我的要求,而并非是出于对其他人的义务。
我尊重他们,欣赏他们,并以此为标杆,希望自己也能成为那样的人。
我不是很喜欢极端的表达——只是把生活看作非黑即白的仅此两面。比如你参加商演了,你做广告了,那你就是个利益熏心的商人了等等一类。
这些年我有过很多的邀约都推掉了,很多不喜欢的广告也推掉了。取舍之间,所有的甘苦都是自己承受的,所以我并不多说些什么。
我想要表达的是,作为一个创作者,我写下的东西,前提首先是作为记录,其次是自我梳理,最后才是与他人共享。
如果你把我所写的某一篇文字当成是灵丹妙药,期待着读完了之后明天生活就会立刻变好——那么我很抱歉,你应该是找错了工具,也来错了地方。
杨德昌导演在他的电影《一一》里,借用男主角说出了那一句,“人是不可能让另一个人去教他怎么活下去,怎么过日子。那是很悲哀的,你知道吗?”
这一篇只是当做小小的解释,不是为了辩驳。因为无论我怎么言说,被误解都是表达者的宿命。
但是我觉得,纵使作为一个无敌隐忍之巅的摩羯座,面对这些小小为难的时候,我依旧需要站出来说一声。
因为我希望如果未来有一天,我对生活真的失去了所有的信任理由,不再愿意写作,我也可以坦然地说一句:我不生气、不怨恨——因为那不是我被别人为难后的迫不得已,是我自己做出了这个选择。
所以在此之前,我依旧需要尽己所能,借用某个手段(出口)来梳理我心中的不愉快。
我不是个容易快乐的人,这一点我很认命。
但是我只接受坦荡荡的不快乐,而不接受憋气的委屈。
最后说一句“可能政治不太正确”的话。
我知道我的读者不多,但都算得上是忠诚的朋友。但是我也希望不要在开篇就说“我是你忠实的读者……”这一类的话,因为那样子我的压力会比较大。
如果你喜欢我的文字,追随着就好。倘若如果看过一两篇觉得没啥味道,悄悄离开就行。不必把这里当作所谓的什么乌托邦、净土、隐秘基地的一类。
如果你觉得心安,喧闹之地也是修行所。如果你觉得浮躁、不懂得处理自己的情绪跟生活,那么任何一处秘密江湖也无法护你周全。
没有谁是不可以离开谁的,每个人都只能负责自己的命运。如果可以,那就把“忠实”这个词语用在对待自己的生活上便好。
就说到这儿了。
我就说这么一次了,以后也不会多加解释。人生很重要,要把时间跟精力留给重要的人和重要的事。
祝好天气。
ps:
今天出现了二条,是想把从前的一篇旧文《没有一种工作是不委屈的》重新标上原创的标签。因为写于三年前,已经过了原创保护的期限。
这一篇是我从前的写作里,被转载次数最多的。即便现在回过头去看难免觉得幼稚,可是遵循记录时间痕迹的原则,所以还是按照原来的版本推送。
这些年里,好些其他自媒体用到这一篇文章的时候,守江湖规矩的会过来打个招呼;不打招呼的也会标明出处;再后来看到有用了文章,但是直接把作者跟出处消除掉的;而后过了原创标示有效阶段,居然在其他地方看到这熟悉的全文,但是作者却换了另一个名字......以及还被标上了“原创”二字......
以前我总觉得,处理这些琐事,太麻烦了。还是算了吧。可是如今越发觉得,我不可以轻易地“就这么算了”。
就像前面所提到的,假如有天我不写了,我也希望自己不是“被逼无奈”,而仅仅出于自己的心甘情愿选择。
所以在此之前,我不可以再把自己推向“日后我会觉得是自己落入了世道庸俗恶魔陷阱”的委屈中。
这个世界会好吗?我不知道。
但是在我的主场江湖里,我尽力而为。
对了,今天的封面配图选自插画师 Lo Cole 作品。平常都是放在开头的,今天第一次放在尾巴上,希望没有被遗漏。
以上。

黄金展位我要出现在这里

最新收录more

新锦江娱乐 关闭广告
新锦江娱乐 关闭广告